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胡骑
  冷兵器时代,两军对阵之时阵法的布置尤为关键。阵法多种多样、因地制宜,大多相生相克,一种合适的阵法能够极大程度发挥自身战力,同时压制对方,轻易获得战争之胜利。

  李元景与柴哲威估计房俊数千里长途奔袭,其麾下骑兵必然不能携带重装备,只能倚靠骑兵冲阵来冲垮己方阵型达到大规模杀伤之目的。所以左屯卫与皇族军队的防御阵法布置,皆是针对此点,将大量长矛兵列阵于前,以抵抗敌军骑兵的冲击之势。

  然而当敌军骑兵自风雪之中陡然奔袭至面前,两人这才骇然发现,这哪里是冲击力天下无双的右屯卫兵卒?

  这些兵卒一个个身穿革甲、披发左衽,奔袭之时口中发出怪异的叫声呼喝连连,成千上万如同猛兽一般冲锋而来……

  这是胡族轻骑兵!

  再是坚不可摧的长矛阵,在轻灵快捷的胡骑面前简直就是送人头,因为胡骑从不轻易冲阵,他们只会倚仗高明的骑术在阵前来回穿插奔驰,然后以骑射收割敌人性命……

  “娘咧!怎么会是胡骑?”

  柴哲威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宇文节那厮给的是什么狗屁情报?说好的是房俊率领的右屯卫,这怎地一转眼就变成精于骑射的胡骑?

  而且看对方冲锋的阵势与骑兵衣物、兵刃铁证,很明显这是一支吐蕃骑兵……

  难道是吐蕃趁着长安兵乱自顾不暇,所以陡然出兵攻占河西,而后直扑关中意欲兵临长安?

  李元景急道:“管他胡骑还是汉骑,赶紧调整阵型迎敌!”

  若只是右屯卫,他还有些信心在付出极大代价之后抵挡三日,可现在面前冲锋而来的乃是数千胡骑,想必房俊的右屯卫尚在其后。先是抵御胡骑之冲锋,而后损失惨重精疲力竭之时再对上房俊的右屯卫……这哪里还有活路?

  然而此刻胡骑已然兵临阵前,即便自己想要逃走亦是不能。战阵之上针锋相对,若是这个时候撤退,此消彼长之下必然被敌人衔尾追杀,阵型一旦被冲乱,无论是皇族军队亦或是左屯卫,唯有被屠杀的下场。

  所以此刻就算是明知必败,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郁愤,令人几欲呕血三升……

  前方,吐蕃胡骑奔弛至阵前,立即从中分开向两翼迂回,同时胡族骑兵在马背上张弓搭箭,一轮一轮箭矢飞蝗一般落入左屯卫与皇族军队阵中。长矛兵缺乏革甲更无盾牌,只能任由锋锐的箭簇射穿身体,惨呼连连,本就不是那么严整的阵型随着一片一片兵卒中箭倒地愈发显得涣散。

  即便是中原王朝骑兵最鼎盛之时的汉唐两朝,但以骑射之术而论,亦远远不及胡骑,那种自幼生长于马背之上策骑控弦,进而浸淫于基因之中天赋,绝非后天努力便能抵达,更遑论超越。

  他们于奔弛起伏的马背之上双腿控马,弯腰施射,轻松得好似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面对胡骑骑射,长矛阵只能被凌虐的份儿。

  柴哲威眼瞅着自己最后剩下的精锐兵卒在胡骑往复迂回不断施射之下一片一片倒下,急得火烧火燎、目眦欲裂。

  急忙下令:“两侧骑兵冲上去,顶住胡骑!中军保持阵型,不得慌乱,缓步后撤!”

  一旁李元景急道:“这等时候,如何能撤?一旦阵型涣散,岂不是愈发被动?胡骑甚至用不着冲阵,单只如此施射便不可阻挡!”

  他也算有些军事常识,知道这等两军对阵之时,其中一方一旦撤退,此消彼长之下必然使得对方占据先机,败局一定,接下来便是一场大溃败。

  柴哲威怒目而视,喝道:“再不撤下来,这些兵卒皆将沦为胡骑的靶子,咱们撤向箭栝岭上,地形崎岖,胡骑难以接近!”

  “放屁!”

  李元景也怒了,他挥舞马鞭指着柴哲威,怒叱道:“若是房俊在此,咱们撤就撤了,任其攻打长安便是。可眼前这些胡骑乃是吐蕃军队,吾等一撤,其必顺势直抵长安,祸乱关中!若被人得知你我让开道路任凭胡骑长驱直入,届时皆要背负千古骂名,被人戳脊梁骨!”

  未必有多么忠贞,更不愿面对胡骑以命相抵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